Sonia_

承花主,雜食

© Sonia_ | Powered by LOFTER

[承花]千禧年末

*1000字作文

*希望看懂了暗示的朋友不要暴打作者(x

千禧年末 「您是独身主义者吗?」
「算是吧。」
花京院的指尖轻敲着玻璃杯,杜王大酒店的咖啡馆里爵士乐依旧悠扬,男男女女的客人们都悄声细语着。
「为什么现在不再旅行了呢?我感觉您的理由应该可以发展成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其实理由很普通,有了点别的牵挂。到处跑已经不再吸引我了。」
「牵挂?是恋人和父母这一类吗?」
「类似吧,我更倾向于把这称作「命运」,我并不为此感到失落,我只是开始用书本来延续我的旅程。」
服务员终于在此时端来了露伴点的咖啡,送上来的还有一杯樱桃鸡尾酒,露伴谢过服务员之后主动把鸡尾酒推到了桌上的另一端。
「露伴先生,我邀请您来的理由大概您也知道了?」
「并不知道,我不会对我尊敬的人随便使用天堂之门。」
「那就帮我把我记忆里的几页拿走吧。」
「拿走?」
「要麻烦您帮我跑一下腿了,我现在的状况实在迈不动腿。我希望您能把它亲自交给空条承太郎。」
露伴答应了,藉着卡座周围的植物遮掩,露伴觉得幸好自己在对花京院使用天堂之门的时候能显得不那么奇怪。他喝完了咖啡正结帐,服务员过来问他,樱桃鸡尾酒不用了吗,露伴恍然大悟一般对她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这么留着吧。他用画册夹著书页,上面有潦草的有工整的,有断断续续的,露伴不敢细看,他也知道他不应该细看,那些是他不能当作「素材」的东西。他拿着这些瑰宝敲响了承太郎的门。 「露伴?」空条脸上是少见的惊愕。
露伴跑的有点喘,空条的套房里面对阳台的窗户正大开着,新年的步伐正在寒风中了,窗帘被吹得呼啦啦地响,露伴的脸和手一下子僵硬了起来,11楼的阳台外面恰好能看到杜王的夜景,华灯初开,一切都是准备迎来新的皮囊,从空条身上却吹来一股令人麻木的呛人烟味。露伴又不敢细问了,空条又是一个他不能仔细推敲的人,「请您收好这些。」他好不容易张开了嘴。
「他⋯⋯那个人嘱咐我转交给您。」
把书页一手塞到空条手里之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跑了。他想回到花京院那边,他深感这个故事不是一般的罗曼蒂克,或许他们根本没有过那些快乐,某种疏离感始终充斥在书页的字里行间,令人轻易看出花京院不是善于表达的人,而空条又是沈默的巨山。他跑得那么拼命,宛如小时候逃离铃美家的豪宅一样用力,逃离那股紧随他身后的死亡的迷雾。他在空条的房间里看到了同样的东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大衣,千禧年末的欢乐和无处不在的恐惧在这个人看到书页上的名字的时候瞬间迸发出来,让他不得不拔腿就跑。
露伴回到楼下的咖啡馆的时候,花京院已经不见了。0点的钟声正好在这时候敲响,咖啡馆里的人们互相祝贺着新年快乐,笼罩了1990年代后期的恐惧终被一扫而空。他终于安心去赴那个千禧年的约定了,露伴想。天空也在这恰好的时候下起了小雪,和人们喜乐的欢呼声一起徐徐下落,落在地上和旧时代一起被扫入尘土。

评论 ( 6 )
热度 ( 37 )
  1. _滑溜溜__Sonia_ 转载了此文字